“本想在新平台赚个返利就走的,没想却成了接盘侠。”6月20日,长沙市民陈先生对记者表示。几天之前,本土P2P网贷平台三湘金融在开业不到两个月后跑路,来自全国各地,活跃于全国各大平台的10000多名“薅(hāo)羊毛”投资者踩雷,“偷鸡不成反蚀把米”。

  事实上,这只是全国30多万“羊毛党”大军中的冰山一角。目前,网贷“薅羊毛”已经成为一种职业,月入三五万元的职业“羊毛党”和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初级“羊毛客”利益滚缠。

  高收益诱惑背后,暗藏哪些风险?

  ■记者 蔡平

  实习生 罗梓豪 沈潘

  [事件]

  三湘金融跑路

  1万多羊毛党成“接盘侠”

  “此公司已失联,有问题拨打110。”6月20日,湖南本土P2P网贷平台三湘金融跑路。

  大门上房东张贴的一纸公告,告诉投资者不幸踩雷的事实。 

  记者了解到,三湘金融本年4月才上线,由湖南皇盛智德资产办理有限公司负责运营,大部分投资者都是活跃于各个网贷平台赚取奖励的“羊毛党”。

  “我 是在一个‘羊毛党’交流群里知道这个平台的,有群友在里面进行推送,首次投资、介绍新人投资都有红包奖励,加上投资标的的利息,首次投资的年利率能达到约 16%。”市民陈先生告诉记者,大部分羊毛党都是在5月份开始做三湘金融的单。“本想在新平台赚点返利的,没想到两个月不到就跑路了,真是得不偿失。”

  由于三湘金融公司的跑路,“羊毛党”都有1000元到8万元不等的损失。记者搜索发现,截至6月20日18时,投资者自发建立的三湘金融维权QQ群已达44个,群成员近万人。

  [调查]

  P2P“羊毛党”群体调查 

  “薅羊毛”成为一种职业

  事实上,三湘金融触雷的“羊毛党”,只是新生的30多万羊毛大军的冰山一角。伴随着互联网烧钱行为而诞生,钱烧到哪里,“羊毛党”就跟到哪里。“羊毛党”不仅仅是一种现象,更成为了一种职业。

  记者搜索发现,以“网贷羊毛”为关键词命名的QQ群就多达180多个,很多群都有1500个以上的成员。少数QQ群甚至还要支付1元到20元不等的“入群费”。

  记者加入了多个群发现,每个QQ群里活跃着几个“推手”,他们专门向群成员介绍投资的方法,为新成员回答“薅羊毛”的简单问题。

  除了QQ群、微信群,还有各种各样的“薅羊毛“网站,这些网站自称是传授投资者“正确的薅羊毛姿势”。记者在百度上搜索发现,排名靠前的是“网贷羊毛”、网贷赚客、“薅羊毛”等。

  保留现状

  初级“羊毛党”:遍地是陷阱

  记者在QQ中搜索“P2P 薅羊毛”,不行偻指算的羊毛群让人眼花缭乱,记者相继加入十几个群后才发现,几乎每个群都在疯狂保举P2P平台。通常情况下,“羊毛党”们都跟随“羊头”注册,按照“羊头”邀请链接注册的新客户,将可以从P2P平台方拿到额外的奖励。

  在一个“薅羊毛”的QQ群里,“羊头”就发布了不少平台信息,包罗小麦金融、妥安妥、投融家和前海航交所,并附注邀请码或链接。

  在另一个QQ群,当记者表示“新人求带薅羊毛”的意愿时,很快有人主动联系记者称,“薅羊毛是技术活儿,新人必需由师傅带,拜师费500元,送QQ消息群发软件。”

  “这是推广刷单群,成熟的‘羊毛党’不会进这种群,一是容易被骗,二是鱼龙混杂,保举的平台易爆雷。”一位名叫“夜猫”的“羊毛客”告诉记者,虽然仅入行一年,他一个月的羊毛收入就已不变在3-5万元摆布,资金平均分配在40至50个平台。

  在“夜猫”看来,初级“羊毛党”通过关键词搜索加入的羊毛群,是风险爆发的集中地,大家都是打一枪换一炮,几乎没有任何保障。 

  高级“羊毛党”:平台请我们去“薅”

  在搜索引擎中搜索“羊毛网站”,出现一长串的羊毛信息网站,每天实时更新最新活动信息。这些网站都有相应的QQ群,群主多为站长或团长。

  据“网贷羊毛最新开放群”群主“村长”介绍,“高级‘羊毛党’也分两种类别,一类有多个账户、多套资料,利用各类科技产品批量操作重复“薅羊毛”;另一类是真正的“羊毛”投资人,以小投资来获取利益最大化。

  虽然不少平台大呼本身是“羊毛党”的受害者,但事实上,“有的平台为了数据好看,会主动求我们‘薅羊毛’。有时我也会研究平台的游戏规则,打电话说明身份,欢迎我们的,就谈妥价格,大家一起‘薅’。”村长表示。

  据“村长”透露,P2P平台给团长专属链接,按注册、投资人数给团长返利,也是行业潜规则。

  [平台]

  爱恨交加

  曾公告抵制“羊毛党”

  从2014年开始,“羊毛党”们将“薅羊毛”的目标转向了互联网金融,而P2P网贷平台们对他们又爱又恨。

  P2P平台与“羊毛党”的爱恨纠葛源于“羊毛党”在为平台聚拢人气、吸引普通投资客、提升业绩数据的同时,亦存在恶意组团“薅羊毛”、抹黑平台、诱发平台挤兑的现象。

  此前,融金所、借贷宝、网信理财、唐小僧等互联网金融企业公开表示本身是“薅羊毛”的受害者。“‘羊毛党’组团薅一次,相当于平台的营销费用打了次水漂”,本土一家不肯具名的网贷平台负责人表示。

  不外,因为与平台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利益纠葛,“羊毛党”也似股市,大庄托市,中层接盘,散户兜底。平台与“羊毛党”之间的关系并不像表面那么简单。

  “行业内确实存在为了刷业务数据指标,借助优惠活动、营销手段吸引‘羊毛党’参与的现象,但‘羊毛党’的投资并非长期投资,他们对平台的忠诚度低,流动性强。如果‘羊毛党’忽来忽去,会导致平台实际交易暗澹,引发更严重的连锁反应。”网贷之家CEO石鹏峰表示。

  风险

  面临踩雷、信息泄露等

  多重风险

  月入三五万,去网贷平台“薅羊毛”看似很美好,但一不小心就可能血本无归。

  湖 南金州律师事务所金融专业律师叶赛兰表示,“羊毛党”面临的最大风险就是血本无归。“行业发展迅猛,但跑路、倒闭、诈骗的平台也越来越多。‘羊毛党’通常 都追求高收益,这类平台具有收益高、风险大、投资标的期限短、促销活动多等特点。很多平台在跑路前通常会吸收大量资金然后卷款而逃,一旦投了这类平台钱就 相当于打水漂了。”

  叶赛兰律师表示,事实上,除了踩雷后资金血本无归,薅网贷平台的羊毛还面临通道、信息泄露和相关法律风险。

  据了解,不管是通过羊头还是中间平台,羊毛党想要参与一般会点专门的渠道链接,想必大家都知道,点开未知链接会有风险,如果是一个假羊毛信息,发布的链接跳转至伪基网站,而整个投资操作过程中势必会涉及个人隐私信息,投资人被盗号盗取账户资金都是可能的。

  此外,有的羊毛党面对金钱诱惑,会采取一些“不法”手段,比如利用规则或系统的漏洞薅羊毛,但如果薅羊毛骗取的金额较大,是可能认定为诈骗罪的。

  记者手记

  薅羊毛,也许偷鸡不成蚀把米

  对投资人来说,薅羊毛本是件获利好事,并且如果能通过推广平台大规模地薅,更是不亦乐乎。然而,越来越多的投资人发现,通过一些推广平台去薅P2P的羊毛,大部分都出现问题:提现困难、倒闭、跑路……

  网友“mimida”表示,他通过“天天钻”薅羊毛,如今总计踩雷了3万多元,“贝米、玖信、乐息、川金贷、三湘金融等都出现问题,这哪是天天钻,分明是天天雷。”

  对于羊毛党而言,监管部门对网贷行业的日趋收紧,P2P繁荣背后的泡沫显现正将“羊毛党”的保留状况表露出来,再加上今明两年平台可能出现的倒闭或并购潮,很可能促使以“薅羊毛”为生的“羊毛党”被反“薅”。

  2016年,当监管的脚步离P2P平台越来越近时,当越来越多的P2P平台“死于”趋势或者“爆雷”后,对于广大“羊毛党”而言,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?

  链接

  何为“羊毛党”

  “羊毛党”多是以80后为代表的群体,对搜集各大电子商城、银行、实体店等各渠道的优惠促销活动、免费业务信息有浓厚兴趣。他们有选择地参与活动,以相对较低甚至零成本换取相应实惠。这一行为被称为“薅羊毛”,热衷于“薅羊毛”的群体就被称作“羊毛党”。

  早前,“羊毛党”们主要活跃在O2O或电商平台。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发展,一些网贷平台为吸引投资者常推出一些收益丰厚的活动,如注册认证奖励、充值返现、投标返利等,催生了以此寄生的投资群体,他们被称为P2P“羊毛党”。